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荣耀战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10|回复: 3

[活动] 战场-微小说 第一章 回忆。

[复制链接]

7

主题

12

帖子

5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4

战地记者

发表于 2015-6-10 17: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16822895 于 2015-6-11 17:27 编辑

                                                 第一章:回忆
     沉寂的黑布列斯大陆,冬季落日的余晖渐渐消失于地平线的尽头,随着最后一丝光辉的消散,整个大陆回归于黑暗与冰雪的怀抱。
     此刻,大陆北方的城市阿瑞登却依然灯火通明,整个城市的人们沉浸于节日的欢乐气氛中。今年正值神授纪元3000年,虽然黑布列斯大陆的人们依然处于阿瑞登与爱芬这两个强大国家的斗争纠缠中,但是明日正式开始的神临盛典依然让整个大陆的人们能够昼夜狂欢,尽情买醉。
     “吼吼吼...”一只肥大粗糙的右手重重拍在酒馆里唯一的女招待丰腴的臀部,顿时女人的尖叫与无数野蛮汉子的吼叫混杂在一起,引爆了整间酒馆的热潮。
    “嘿,疯子,下手可要轻点,别弄坏了我们姬丝的美臀。”人群中,一留着络腮胡的汉子冲着刚刚对着女招待下手,现在正陶醉于柔软触感中的魁梧大汉叫到。
    “哈哈哈,姬丝,你的屁股手感真的没话说啊。”魁梧大汉听到众人的话语与喊叫,愈发得意,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朝着女招待姬丝抛了个媚眼,惹得酒馆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疯战,你给老娘摸你自己去吧。”被占了便宜的女招待姬丝单手叉腰,将右手中端着的木质啤酒杯重重顿在魁梧大汉面前的桌子上,浑浊的啤酒液体随着重力的作用高高溅起,四散飞舞着投入魁梧大汉的铠甲上,顿时银白色的铠甲仿若开满了鲜花。
    被液体溅了一身的魁梧大汉疯战倒也不气恼,只顾盯着面前有如水蛇一般腰肢的姬丝,一道恐怖疤痕贯穿整个面部的脸庞漏出了得意的微笑:“嘿,姬丝,我可是很喜欢你的。”
将面前能引起自己疯狂欲望的女人重重带入怀中,熊掌一般的双手轻易便镇压了怀中女人不安分的扭动:“我可是很想和你睡觉的。”
     见自己的反抗没有丝毫效果,疯战怀中的姬丝停止了挣扎,到听到魁梧汉子的话语,不由得轻声一笑:“哦?是嘛?这句话你可以去跟我的老板,也就是你的队长说。”整了整因为挣扎而垂落的发丝,姬丝也对着疯战抛了个媚眼。
    “额,”疯战得意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那因为大笑而飞扬的眉毛也拢拉了下来,一种感激.惊悸.敬畏混合的表情定格于被疤痕破坏了英俊的脸庞,就连镇压着女人反抗的双手也不自主的消失了劲道,任由得怀中的女人站起身来。
    “嘿嘿,姬丝,我只是开个玩笑嘛,再说我喜欢你我老大也管不着对吧?”疯战尴尬的摸了摸杂乱的头发,轻声道。
    姬丝白了一眼面前的魁梧战士:“那刚才是谁说想和我睡觉的?怎么这会一提到某人,你就怂了?”
    魁梧汉子疯战闻言一窒,映照着酒馆灯火的脸色变得通红与激动:“怂?我疯战一生征战沙场与变异生物之间,怂这个字我就不知道怎么写!对于老大,我那不是怂,是感激,敬畏,知道吗?我脸上这条疤,”疯战轻颤着的手指缓缓拂过脸上因激动而显得异常扭曲的疤痕,“这条疤痕,当年在阿瑞登与爱芬的国战战场上,如果不是老大,这条疤痕就不会只出现在脸上,而是出现在我的喉咙,随着我的人头落地了!所以,这条疤痕在你们眼中代表着凶恶,丑陋,但是在我的眼中,他代表着荣誉与荣耀,也代表我还欠着老大一条命,一条命,知道吗?”疯战熊掌般的双手重重拍在身前的桌子上,这用铁木制作雕刻而成的木质圆桌也仿佛不能承受这巨大的力道,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整个酒馆嘈杂热闹的气氛瞬间冷却,然而平常都是火爆脾气,遇事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各站队佣兵却都保持了沉默,注视着疯战眼中渐渐消退的血红色,众人的思绪却回到了五年前阿瑞登与爱芬国战残酷的战场上。
  “吱呀,”酒馆的大门被人推开,一道挟裹着雪花与雨水的身影出现在酒馆内,来人似乎也未料到酒馆中竟然是如此的安静,略带沙哑的咦字在寂静的酒馆内异常响亮。
  “疯战,你在搞什么鬼?”来人注意到场内众人一大半的焦点都集中在那魁梧汉子身上,大致猜到如此诡异的安静与他有关,不由鍀有点恼怒!
  “嘿嘿,感觉老大!您来了?”疯战在听到来人的声音后,背部觉得有点微微的僵硬,转过身来面对来人到:“刚才没什么,只是提到这个疤痕,又想起了五年前的国战了!”
   来人听到此语,向前的脚步微微一顿,本来略带恼怒的神情也缓和下来:“都过去几年了,你还记在心上啊?”
招呼旁边的女招待姬丝上一扎啤酒后,来人注视着面前魁梧大汉脸上的疤痕,神情显得有几分悲伤:“当年我们跟随着整个站队一起上的战场,结果最后却只能回来我们六个人,哎!”
“感觉老大,这也不怪你。”疯战回忆起当时战火纷飞,异常残酷的国战,面色有点苍白:“当初我们上战场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国家的存亡与荣耀,星云队长,小恩,OVER,路虎哥失踪多年,想来也是凶多吉少吧!”
    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扎啤,来人将金黄色的液体一饮而尽,硕大的杯底掩盖住了湿润的眼眶,喃喃道:“凶多吉少,是啊,相必他们也是凶多吉少了,要不然这么多年也应该来找我们了!”
神授纪元2995年,一些不明人物袭击了爱芬国境内的一些小村落,造成了爱芬人民巨大的恐慌情绪。而当时爱芬的执政者为了安抚麾下人民的情绪,执意发表声明,指责造成这一切伤亡的乃是阿瑞登国家军队企图入侵的先兆。并且利用当时爱芬人民内部的恐慌情绪,转化为对于阿瑞登国家的仇视心里,悍然发动战争。
    为了保护人民,为了国家的存亡与荣耀,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而当时战争的残酷,两国骑士军团与法师军团的巨大伤亡等赤果果的事实使得两国执政者受到巨大的非议,被迫下台。而新任的执政团队考虑到各自国内的人民与财产损失,于战争持续一年后,在圣地伊奎碧恩签订了停战协议,并且就事件的起因进行了联合调查。然而,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
在最终的调查结果公布后,整个黑布列斯大陆沸腾了,当初引起两大强国战争的起因竟然是不死生物入侵引起的,那传说中来自于黑布列斯遥远东方地狱的不死生物,如今正在小股小股的入侵到两大强国。
    在那场波及两国无数民众的国战中,身为战队领袖的星云队长,为了啊国民众与国家的存亡,带领着战队十人,毅然投入到战场的漩涡。
而后在一次突击行动中,遭遇到爱芬法师团与狂战团的伏击,在团级禁咒魔法:流星攻击之后,以生命为代价联手团队中小恩.OVER.路虎断后,不幸失踪!而疯战脸上的那道疤痕,也是在那次突围狂战团时,被五名狂战士围攻,最后被必杀技击中,幸亏感觉以命相博,才得以保命,不过最后还是留下了一道恐怖的伤痕。
    而在战场之外,却有着普通民众不知道的事实存在:自从神授纪元 2192 年之后,黑布列斯大陆的主神爱尔迪恩和阿瑞森之间出现了争执,并且导致众神与人类分裂。在众神相继离开之后,人类对黑布列斯大陆产生了愤恨,并且动物们变得异常狂暴开始攻击人类,曾经肥沃的土地也逐渐变得荒凉,人类变得愤世嫉俗,最后这一连串剧烈的改变终于导致人类中一些人跟随自己的主神与另外一方主神长期对抗。、
伊奎碧恩这块圣地位于整个大陆的正中心,它分开了各自追随不同大神爱尔迪恩和阿瑞森的人们。也因此,人们分别成立了两个国家:爱芬与阿瑞登,并且成为了世仇!
     当人类失去了众神的守护,曾经被囚禁在黑布列斯大陆遥远东方的破坏之神阿巴丹正一点一滴的恢复他的力量,他的力量也随着人类的仇恨而变得愈发强大。神授纪元2995年发生的不死生物入侵,也只是一次小范围的侦查行动而已。然而这起小范围的侦查行动,却掀起了整个大陆波澜壮阔的篇章。        阿国:19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510

帖子

26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47
QQ
发表于 2015-6-10 21:54: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2

帖子

5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4

战地记者

 楼主| 发表于 2015-6-11 17: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红衣主教与品位

   清晨的时光总是最美好的,冉冉升起的太阳将温暖的光线撒向人间,驱赶了冬日恼人的严寒,恰似神灵的浩恩普照世界。
   阿瑞登城,右城门口,入城的民众排起了长队。
   今天是五年一度的神临日,又正好恰逢神授纪元3000年整,阿瑞登爱芬两国高层终究达成协议:为平息一年前国战带来的阵痛,恢复战争所带来的创伤,本次神临盛典将在两国境内市政厅由各国主教大人主持,且宣称此次盛典可以媲美传说中两位主神降临世间的那次。号召两国居民前往观看,感受神恩浩荡。
   而对于带你装B带你飞战队的找感觉来说,感不感受神恩浩荡,其实无关紧要,反正自从他有生以来,也从未听说过哪里有神迹出现过,哪怕是在五年一度的神临日。现在他正在烦恼的事情是:战队里面的人都消失了。
   看着战队居所里空无一人的大厅,找感觉无奈的揉了揉因为宿醉还稍有疼痛的脑袋,暗自腹诽。
   昨夜因为疯战的话语而又回忆起了以前的往事,不知不觉中就被以疯战带头的小分队灌了一肚子的酒,最后连怎样回战队居所的都一无所知,依稀记得战队里号称肉盾的妖玖提起过好像主教大人昨夜召唤过自己。
  想着红衣主教大人平日里一副高端庄重,私下见了自己就闪着金光,镶嵌在一张肉坨坨脸上的小眼睛,找感觉觉得自己已经稍微缓解过来的头疼又开始发作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找感觉意识到如果不赶紧过去面见红衣主教大人,还不知道私下被自己称之为红扒皮的主教大人该如何发飙了。
将据说由阿瑞登最好工匠制作,雕刻着符文印记的铠甲穿好,随手拿起身旁的炎形剑,找感觉向红衣主教大人所在的神殿大厅走去。
。。。。。。
   俗语说到:愤怒的人是可怕的。当这个愤怒的人掌握了世俗的权势,并且这个掌握了权势的人还是个大人物红衣主教的时候,那就更加的可怕。此刻,身为红衣主教大人侍从,正等候在神殿房间门外的白衣神官就感觉到了这种迹象。以往一直温文尔雅的红衣主教大人,现在正处于愤怒爆发的边缘,虽然主教大人正在刻意的保持自己的形象,但是那双快要喷火的眼睛以及紧绷的双手正暴露出了他此时内心的恼怒。
  “找感觉来了没有?”刻意压抑着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回主教大人,”白衣神官紧了紧长袍,稍微压低了下背部。“找感觉大人现在还未到。”
  “嗯?还未到?不是昨夜就让你们通知他了吗?”
  感受到主教大人逐渐提高的音量,白衣神官感受到后脑一阵发凉,赶紧回到:“主教大人,昨夜确实已经派人去感觉大人的酒馆通知他了,但是昨夜回来的人回报说感觉大人和他的战队队员都喝多了,还.....还....”
   察觉到白衣神官有点支支吾吾,红衣主教大人不由得更加恼火:“还什么还?有话直说。”
  “是,是,主教大人,”白衣神官用袖口擦拭了下额头渗出的冷汗,尽量将语速放稳:“昨夜小人已经派人去酒馆通知感觉大人了,在酒馆内也找到了感觉大人,但是当时感觉大人和他战队的队员都已经喝多了,在将您今天召唤感觉大人的事情说过之后,小人派去的人就被他们战队的外号魔鬼的队员给丢出来了,幸好只是受了点轻伤。”
  “这小子,反了他还...”正在屋内烦躁镀步的红衣主教大人闻听此言,脚步为之一停:“就知道这小子的战队不让人省心,个个桀骜不驯,这次我派去找他的人都让他们丢出来,那下次呢,下下次呢,恩?是不是非要本人亲自去请才行?”随即似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也变得精彩起来,闪着金光的小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哼哼..等他来了...”
   外间正候着的白衣神官听到里间的红衣主教大人语气似乎放缓了,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对主教大人那喃喃自语暗自腹诽不已,还不知道谁等谁呢?想到此处,不由得开口到:“主教大人,要不要小人再去催一下?”
   屋内红衣主教正要答话,却听闻房间门外响起了铃铛之声,伴随着叮当音色,一道秀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大人,带你飞战队找感觉大人拜访。”
。。。。。。
。。。。。。
     红衣主教大人的神殿大厅,感觉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但是每次进来都觉得非常不习惯。当然这并不是对于红衣主教大人个人有偏见导致的结果,而确确实实是被神殿大厅的装修晃花了眼。就着战队里面号称肉盾的妖玖来说,自从上次来过一次主教大人的神殿大厅之后,个性最为闷的他说了一句让整个战队笑喷的话:“主教大人的神殿难道是把黄金炼化贴在墙上,然后拿粉色宝石镶嵌的么?”
   说实话,虽然背后议论别人的行为是不对的,但是感觉大人依然觉得妖玖的话很有道理,主教大人的神殿荡漾着黄金与宝石的气息,金黄色的耀眼闪亮与粉色系的内敛光芒交相辉映,像是情人般纠缠在一起,你就恰似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藏宝洞,这也曾一度让感觉觉得红衣主教大人是龙的化身。
   看着眼前眯着小眼睛盯住自己的红衣主教大人,找感觉整了整自己的胸甲,右手轻抚左胸行了一个骑士礼:“主教大人,早安!”
   “恩,早安早安,找感觉大人,”红衣主教身着鲜红色主教大神袍,肥厚的双手收拢在绣着展翅欲飞的金丝凤凰的袖袍之中,端坐于神殿中央的巨大座椅上,背后阿瑞森主神的金色浮雕惟妙惟肖,将身前媲美河马身材的主教大人也映照的无比神圣。
   找感觉注视着传说之中阿瑞登国历来顶礼膜拜的至高主神阿瑞森神像,实在无法将眼前端坐于巨大座椅,据说乃是神之使者的胖子与高贵.完美的主神联系在一起。摇头似要驱赶走脑袋中胡思乱想的想法,感觉上前一步道:“尊敬的红衣主教大人,听闻您昨夜就召唤过在下?不知道在下有何事能为您效劳?”
   挥手让下方侍立着伺候的仆从离开,端坐于神座上的红衣主教努力睁大眼睛,好让自己显得更加圣洁稳重:“感觉大人,近来可好?昨夜本人让麾下侍者前往找寻你,好让你过来有要事相商,可侍者回报说你属下竟然不顾神的光辉,大厅广众之下殴打神之仆人,这是蔑视神恩,你可知道?”
   “噢?竟有此事?”找感觉感到一阵头大,昨夜被战队里的伙伴灌了一晚上酒,能依稀记得妖玖告诉自己主教找寻自己的事已经很不错了,谁承想后来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怪不得一大早就见不到战队里的人,原来知道闯祸了都溜之大吉了,还害自己巴巴跑来浪费口舌解释。
   找感觉叹了口气,嘴角微微弯起一道弧度,好让自己的脸庞看起来更加真诚:“竟有此事?昨夜在下实在太过贪杯,以至于醉得一塌糊涂,幸好还记得尊敬的主教大人召唤在下的事,这不一大早就赶过来聆听大人的教诲吗?如果昨夜在下的属下真的有对您不敬,在下回去一定狠狠教训他们!”
  “不是对本人不敬,而是蔑视神恩,蔑视神恩你知道吗?”主教大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颤抖。
  “呃,主教大人,如果真有此事,我会回去把当事人捆来,当着您的面聆听伟大的神恩!”找感觉有点无奈,皱着眉头道:“不知道大人您这么着急找在下过来,是有何事?”
   主教大人对于找感觉的态度非常满意:“非常欢迎你们战队过来聆听伟大的神之意志,不过这次找你过来确实是有棘手的事情要与你们相商。”将肥胖的身体从巨大的座椅中挪起,缓缓补下台阶:“我需要你们战队去帮忙探查一下地下之城,最近聆听神谕的时候,我感受到一道模糊的意志,仿佛非常的不安,这道意志指引着我感应到地下之城的气息,所以我需要一队强大的战队过去探查一下情报!”
   找感觉一愣,对于主教大人的提议一阵意外:“您确定是地下之城?”
   主教大人点点头,神情严肃:“我已经很久没有聆听到神谕了,太久了”轻轻抚摸着横放在展架上的神授权杖:“自从小的时候第一次聆听到神谕从而被选为主教候选人,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期间我的感应越来越弱,但是从未,”将神授权杖紧紧握在手中,肥厚的身体骤然透露着坚毅:“但是从未感受到如此不安的气息,我相信这次绝对会有大事发生。”
  闻听到胖子主教语气中透露出的坚决,找感觉虽然有无数疑惑,但是却未出声,只是重重点了点头。他相信主教大人,犹如相信自己战队的伙伴般,虽然主教大人在自己的印象中有诸多的缺点,但是二十多年的相处下来,信任对方犹如信任自己的手足般!
   见到找感觉点头答应了,主教大人心里虽然早就知道结果,但是还是送了口气:“现在正值神临盛典之际,我身为主教,势必不能离开,而且国家军团均要驻守各地,一方面要防备敌国,一方面也要防备变异生物的袭击,实在是脱不开身,”用手轻轻拍了拍感觉的肩头:“所以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我相信你也会答应的!当然,这次是以私人名义去的,毕竟不能因为我的一个随便的感应就动用神殿的资金,对不对?作为回报,你的属下冒犯神恩的事情我看也是个误会,就不用捆着来了,是吧!”
看着由光明的化身突然转变为市侩商人的主教大人,找感觉虽然经历过多次这种变化,还是一阵愕然。
   “好了,我找你的事情也说了,你可以去召集你的战队成员了,记得是地下之城,别弄错了。”主教大人转身朝着殿内房间而去,瞬间大厅只留下一道话语:“当然,你们可以在参加了神临盛典之后再出发!我的光辉形象你可以在盛典上再次感受到!哈哈”
   找感觉的脸上露出微笑,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主教大人才能回复本来的个性吧!望着主教大人离去的背影,找感觉童心咋起,将双手卷成喇叭状,大声叫道:“主教大人,我看您的品位真的不怎么样,当心哪天引来了一条龙来抢你的神殿可不好!哈哈哈”说完大笑着步出神殿,却依稀听见后方传来踉跄的脚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1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发表于 2015-6-13 23: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啥不是屁股上的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HelbreathOnline

GMT+8, 2019-11-22 11:26 , Processed in 0.26496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